提子Jun

不会画画不会写东西/承蒙各位厚爱

什么时候来剪个拔杯版的大家一起喘喘喘

嘿嘿嘿*

2018-11-03

佔tag致歉


忘记在哪里看过一篇拔杯文,是老汉教薇薇汉字。


说到飢餓的時候,老漢說飢餓的飢是餓得要命就連書桌和茶幾都會吃掉。然後輪到薇薇解釋餓


薇薇抬起頭: eat me


莫名覺得甜欸~

2018-10-25

更新预告

某个连环杀手又要请执*法*人员吃受*害*者了😂😂😂

#屡教不改Hannibal

2018-10-01

【凶案调查】Chapter2.2(长达426天的更新)

请走sy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60277&page=1#pid4677900

文章标题不一样是因为傻瓜提子还没有想好到底要叫什么,随缘上的最新修改的,不需要专门去翻我之前写的~


春风寒裂地拍打在Fischer身上,老宅远离喧闹的市区,Fischer开了好一阵子的车才到。他从后备箱拿出一条已经打好结的领带,随意地套在脖子上,走上布满青苔的古老台阶,伸手敲起那扇沉重大门,
  Will抱着带有Hannibal余温的被子,依旧沉睡。直到楼下传来急促且又粗暴的敲门声。
Fischer站...

2018-09-27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排异的缘故,晚上十点二十睡觉睡到凌晨一点就会醒来然后又睡。睡到三点多快四点的时候彻底醒过来。但不是清醒,是那种昏沉沉的想继续睡又睡不着。只好起床看HP的原版小说。

这样的代价就是一天都是懵懵的,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跟仓鼠一样总是不停地吃吃吃,但是每天早上起床空腹称体重又轻了一斤……

好想画画啊,但是提不起劲…

中秋节要写什么梗呢🤔

2018-09-20

碎碎念919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醒的越来越早,五点多就醒来。然后就开启无所事事的一天,买了水彩分装和水彩纸却不能动手画画。做完手术后记性变得很差,经常拐个弯就忘记了。
一直想做那个基因检测,结果也没机会做了……据说基因被修改了……
妄图通过看hp的原版小说提高英语水平…
想看剧又不知道看什么,想试试磕点别的cp也不知道磕什么…
不过,写文章真的是用笔写出来的感觉和电脑敲得不一样啊╮(╯▽╰)╭突然又有出本的念头了(但是排版和封设怎么办……

2018-09-19

Love is patient,love is kind.It does not envy,it does not boast,it is not proud.It is not rude,it is not self-seeking,it is not easily angered,it keeps no record of wrongs.Love does not delight in evil but rejoices with the truth.It always protects,always trusts,always hopes,always perseveres.
Corinthians...

2018-09-18

果然被称赞就是动力昂,几乎放弃了写了一年多的长文。今天看了随缘的评论瞬间又有了信心写完,买的水彩试吃已经到了希望十一月底的时候爸爸可以让我碰颜料这样就可以开始学水彩呢
休学好无聊啊(╯‵□′)╯︵┻━┻

#祝自己明天生日快乐

2018-09-17

太久没写东西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_(´ཀ`」 ∠)_

这篇是看了a总的文突然有了脑洞,占tag致歉。其实主要原因还是!出了二宝的玉藻,法师泛滥啊我去……谁有我这么倒霉的几乎连弓兵都没有,送的信长不算不算…虽然虽然单抽出了老崔还是Mads饰演过的角色。还是很气啊啊啊啊

好的以下正文开始肯定ooc+文笔惨烈(;´༎ຶД༎ຶ`)

与达·芬奇亲抱怨了许久,master房间的桌子上才多了一把陈旧的漆布刀。弯弯的刀刃似乎还沾着暗红的血迹。
“这就是这次的圣遗物吗?”master拾起小刀走向召唤阵。一道璀璨的金光闪过,master暗自欣喜。
光芒渐渐消失,召唤阵里出现了两位英灵。
“难道是安妮·伯妮那个类型的?”
雾气散开之后,那...

2018-09-10

明天能碰电脑就写文,欢迎点梗!
/反正在家也没事可干,不如写写文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医生明明说要好好休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018-03-18

现在才反应过来我把后面的病人给吓到了
中午听说要重做骨髓穿刺,整个人瞬间哭的如丧考妣。
于是现在坐骨上有五个洞洞了……
大家还是要尊敬生物钟啊
不要熬夜不要熬夜啊
今天老有种出师未捷身先死 的不妙感觉

Viva La Vida

#我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脑子已然一片空白

2018-02-26

远处便是京都,虽在近江依旧可以看见应仁之乱遗留的硝烟。

不管明理还是暗地,很多人都知道父亲义晴殿要把大将军的位子让给自己。只有十岁的菊童丸,站在障子门后冷漠看着来日吉大社参加将军的就职典礼的谄媚人群。自应仁之乱后,室町幕府的威望已一降再降,但毕竟是曾统治过日本上下的家族,再怎么说往日的架子还是在的。

“菊童丸少爷,负责保护先祖宝刀的鹰司中纳言专门从京都赶来参加您的元服礼,据说是当年平叛南朝的先祖长寿寺(足利尊氏)殿所持。”父亲的小姓众的奉行向他行过礼后向他禀告,“大人希望你亲自过去。”

京都来的无非都是喜爱风雅无所作为的公卿,依照礼节这位中纳言的官位在菊童丸之上。菊童丸必须按礼节穿武家的...

2018-02-14

【Hannigram/拔杯】Stupide

平行世界(时间线)/OOC/吸血鬼汉×主教杯/中二病大爆发/可能年下/有吃杯情节/PG-13(可能有血腥描写!!!)

占tag抱歉

这篇故事讲的是主/教威尔·格雷厄姆和医生汉尼拔·莱克特救下差点被自己父亲献祭的阿比盖尔·霍布斯。中间剧情与原作相似(不想写),唯一不同威尔是一直都有癫痫的病(受到刺激就会爆发)。

大概算是半点梗,前几天发了开头。发现自己没法写AU写啥都往原剧情上靠(修行不够)。

故事发生在一个暴雨倾盆的夜晚(原作213)


  威尔在雨中疾驰,帽檐上的雨水汇集到最低的地方,凝结成...

2018-02-04

最近一直在想
高中的时候疯狂迷恋本尼老师是因为Sherlock(个人有个癖好看剧一定会去搜索演员)
现在渐渐淡圈了,不知道当年是爱上了Sherlock还是本尼老师呢
同理现在的Mads&Hugh
我究竟是爱上汉尼拔还只是单单爱上拔杯呢还是爱上Mads然后因为拔杯才爱上蛋西老师?
唉……

2018-02-03

威尔不喜欢这个男人,但无奈于他是队医并且要解决突发事件。不过,在明尼苏达伯劳事件里他起了很大作用

威尔躲在火枪后,黑黝黝的枪口指着霍布斯男爵。他喊他放下刀子,走投无路的男爵挥手割开了女儿的颈部。鲜血全洒在了未完成的魔法阵上

他不知道自己开了几枪,霍布斯临死前不停嘟囔着什么,他没有听见。他跪下身,笨拙地捂住伤口,极力想让伤口止血。

血不停地外冒,他新换的衬衫袖口被染的深红他有点惊慌失措
“威尔!”那个男人进了屋,接过威尔手上的活。威尔跌坐在一旁,默默地看着男人从身上掏出整卷的白色绷带

过了很久,男人终于处理完伤口。那个女孩子昏昏睡了过去。他嫌恶地拿起地上的布块擦了擦威尔旁边的木地板上的血,和威尔一起席地而...

2018-02-01

一辆驶入夜色的马车停在偌大且又静寂的广场上,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人缓缓走下马车,冷冷地环顾四周。

广场的尽头是一座白色的宫殿,坐落在一个山包上。通往宫殿的是层层泛着青色的大理石石阶,每个台阶上都有金色的灯台。纯白色的哥特式的瞭望塔高耸入云,隐约有面金色的大旗在最高处飘扬。

他往前走去,黑色的卫兵从四面八方涌来,明晃晃的枪尖指着他。

卫兵中走出一个佩戴着银色勋章的军官,

“格雷厄姆主教?”

男人摘下兜帽,一缕调皮的黑茶色鬈发率先跳了出来,一张如同娃娃般纯洁无瑕的脸露了出来,唯一不同的是上面残余着青色的胡茬。他从怀里掏出证件递给离自己最近的卫兵。

卫兵接过证件,看了看威尔的穿着:浑黑色...

2018-01-30
1 / 5

© 提子Jun | Powered by LOFTER